晚饭结束以后,赫敏被巴沙特叫去了书房,似乎有重要的东西要交给她。

  威廉则跟着特蕾妮,去维修那艘小破船。

  说是小破船确实过分了,多拉贡还能用,只是外侧船身破损太厉害,看着有些凄惨。

  威廉坐在船头,在羊皮纸上勾勾画画。

  “你在写什么?”特蕾妮弯腰,探着脑袋。

  “一种防御魔法。”威廉转动着羽毛笔。

  “很复杂的魔法,用古代魔文的语言写出来的。霍格沃茨列车上,就有这种保护。连雷鸟的袭击都挡得住。”

  “这么厉害?!”

  特蕾妮认真盯着,似乎准备偷学一点东西。

  不过那密密麻麻字体,实在太劝退了,看的她有些头疼。

  “不行,越看越困。”她打了哈欠,一屁股坐在威廉旁边。

  又抬了抬下巴,好奇道:“你怎么做到的?”

  “日积月累的学习,当然了,还得有一点天赋。”威廉笑道。

  “你在语言上这么有天赋,学这种东西,应该很容易。”

  他好为人师的毛病上来了,“你看啊,古代魔文很简单,只要……”

  “我是问……你的羽毛笔怎么转的?”特蕾妮打断道。

  合着说了半天,姐姐你的注意力,全被羽毛笔吸引走了?

  威廉有些惆怅。

  还是赫敏好啊……两人聊这个,能躺在一块聊一夜都不困。

  他的手速越来越快,羽毛笔在指尖花样旋转、跳跃。

  “这个也不容易,转笔的技巧就在于……”

  特蕾妮已经用魔杖,变出一根羽毛笔,快速地自学起来。

  一分钟后,她的技巧比威廉还娴熟。

  特蕾妮洋洋得意地瞥过来。

  威廉有些伤自尊,决定不再搭理她,继续勾画魔咒。

  “这些都要加上去吗?”特蕾妮问道。

  “当然,要魔改就要彻底些。”威廉兴奋地说。

  “弄好了防御系统,再去找韦斯莱先生,设计一个飞行结构。他是这方面的专业。

  我再给你弄一个隐形装置……”

  “好了,不跟你废话了,早点收工,早点回去睡觉。”威廉钻进了船舱。

  特蕾妮也跟着钻了进去,她掀开船板,掏出大量麻瓜的工具,准备维修发动机。

  安静地坐着在多拉贡里还行,但两人在里面工作,就显得船体积特别小。

  “你怎么不用无痕伸展咒扩大船呢?”威廉一边魔杖挥动,一边问道。

  “这个嘛……”

  “你该不会连无痕伸展咒都不会吧?”威廉戏谑道。

  这年代,还有不会无痕伸展咒的巫师?

  用纽特老大爷的话来说:“我最不擅的东西,就是无痕伸展咒了。”

  连不擅长都这个水准,那擅长的领域该多厉害?

  普通人肯定会觉得纽特在吹牛,但威廉知道没有。

  因为纽特老大爷最强的领域,是神奇动物。

  他厉害到什么地步?

  只要尝一尝粪便咸淡,就可以知道这是什么动物,吃过什么食物,有没有拉肚子。

  看看,这就叫专业!

  在神奇动物领域,威廉愿称他为最强!

  “谁不会……我只是不熟练!”特蕾妮狡辩起来,一用力,将发动机的风扇给掰断了。

  她不会其实很正常。

  无痕伸展咒是高端魔法,大部分巫师都不会。不然阿卡丽神秘商店的戒指,也不会卖的那么火爆。

  特蕾妮熟练地换好发动机,为了不碍事,又返回了船头。

  她搬了个椅子,坐在上面,翘着二郎腿,望着威廉施展魔咒。

  她没有撑伞,雨水落在皮衣上,又变成水珠滑了下去。

  “你们明天准备继续去寻找火焰杯吗?”特蕾妮问道。

  “是啊,没有它就没法阻止那条龙。”威廉头也不回道。

  “也就十几个疑似的墓穴,顺利的话,两天就能查看完。”

  “假的火焰杯可以借我看看吗?”特蕾妮感兴趣道。“我还从来没有近距离参观过那玩意。”

  威廉将盒子从安全表里取出来,丢了过去。

  “你说是谁偷的呢?”她打开了盖子,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。

  “我要是知道,现在已经去抓他了。”威廉翻了个白眼。

  “我和赫敏都怀疑马泰尔,他最可疑了,还通缉我们!”

  威廉还等着特蕾妮一块批判马泰尔,谁知道她又换了一个话题。

  “你与赫敏被通缉,你们俩父母知道了,会担心吗?”

  “应该不会吧。”威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只为原作者倾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鸦并收藏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最新章节